187小说网 > 女生耽美 > 兽王殿下别理我 > 第351章 找个地方,吃掉你!(大结局)

第351章 找个地方,吃掉你!(大结局)(1 / 1)

本来她们抱着极大的希望而来,以为这是一场退婚宴,皇上会当着所有文武大臣的面前退掉三皇子和叶若卿的婚事。

然后指婚给叶轻浅。

可谁也没料到中途会发生那样的变故。

更让她们难堪的是,在宫宴上她们受尽了众人的冷落、白眼还有冷嘲热讽。

乘兴而来,败兴而回。

林氏再也笑不出来,叶轻云攀龙附凤的美梦破碎,差点哭出声来。

叶轻浅见不到太子殿下,心中更是失望,脸色失败,一言不发。

叶若卿的心情很不错,看着车厢里一张张死气沉沉的脸,嘴角上扬的弧度就越发的加深了。

第二天,叶府就来了一位公公宣旨。

叶长霖带着叶家众人跪在院子里接旨,只听那公公扯着尖细的嗓子念完了圣旨,然后对他说:“还不领旨谢恩?”

他都没反应过来,还是林氏捅了他一把。

叶长霖赶紧伸长了胳膊接过圣旨,兀自不敢相信地又看了一遍,黄绢黑字还有朱泥的玉玺,这些都不是假的。

他忙大声谢恩,然后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,里面装有三颗上品灵丹。

那公公一闻到那浓郁的香味,就满意地笑了起来。

林氏等那公公走了之后,立刻迫不及待地向叶长霖讨过圣旨来看,然后笑得合不拢嘴。

“皇上居然亲自下旨赐约,还指定轻浅为太子妃,还赐了轻云为三皇子的侧妃,咱们叶家这就要出两个皇妃啊!还有一个是太子妃?”

叶长霖喝道:“淡定,瞧你乐得那个样子。”

话虽如此,他自己也是嘴角上扬。

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叶府,叶轻浅和叶轻云这两姐妹立马变成了香饽饽,几乎所有人都跑去向这两位未来的太子妃和皇子侧妃道贺,送礼,顺便巴结。

叶青青却又恨又嫉,在房里扯烂了好几块帕子,死都不肯出门。

她快气死了,凭什么那两丫头就能飞上枝头当凤凰,为什么这样的好事儿偏没她的份!

就连叶若卿那个废物都可以嫁给三皇子,自己就不如她吗?

她也不去道贺,直接冲去想找叶若卿的麻烦。

不过等她按照旧时的路,来到叶若卿的院子时,发现里面像仙境一样,哪里还是以前那个长满了荒草的破院落。

她眼珠子都绿了。

这么好的地方,叶若卿何德何能!她应该乖乖地把这地方让给自己,然后滚出叶家才是。

她本来正想冲进去找叶若卿的麻烦,突然想起她那个古怪的小宠物,登时把刚踏上台阶的脚又收了回来。

那么厉害的魔物,自己可打不过。

算了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,以后再来找丑八怪的晦气。

虽然她明明看到叶若卿变好看了,不但不丑,比她自己还漂亮十倍,可心底就是不肯承认,总是一口一个丑八怪地喊着。

突然,叶青青眼睛一亮。

只见从门里走出一个黑衣少年。

眼眸似寒潭秋水般的看了她一眼,冷冷道:“你是谁?”

叶青青简直移不开眼睛,呆呆看着他连话都忘了答。

这少年长得,简直太好看了!

简直可以和她心目中的男神南宫少卿想媲美。

“滚!”

黑衣少年忽然一挥衣袖。

叶青青就觉得自己有如腾云驾雾般飞上了半空中,她往下一看,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。

妖怪?!

还是神仙?!

这是打哪冒出来的?

扑通!

她头下脚上地掉进了荷塘里。

荷花早都开过,就连荷叶也大多凋零,水并不深,所以叶青青并没有淹到,却一头扎进了水下面的烂泥里。

她狼狈不堪地从荷塘里爬出来,浑身上下都糊满了淤泥,臭不可闻。

“啊啊啊!叶若卿,我和你没完!”

叶青青尖叫着,心里的怒火达到了顶点,不顾一切地往正厅冲去。

她收拾不了叶若卿,自然有人能收拾得了她。

正厅,叶长霖和林氏还有几位姨娘都在,叶轻浅和叶轻云姐妹二人也都坐在椅子里,就连叶中杰都接到消息从学院赶了回来,向妹妹道喜。

叶长霖向来严肃的脸上全是掩不住的喜意。

目光时不时骄傲地停在叶轻浅的脸上。

果然还是轻浅有大出息,居然被选中为太子妃。呵呵!

而叶轻云刚接到旨意的时候也很开心,不过她开心了没一会儿就又生起了妒恨。

凭什么二姐姐可以当太子妃,自己就只能当一个三皇子的侧妃,叶若卿那贱人为何还要霸着三皇子正妃的位置不肯放手!

就是满堂都是其乐融融的时候,突然从门面闯进来一个黑乎乎又散发着臭气的人,还直往叶长霖面前扑。

叶长霖袖子一拂,一道墙风竖起,就将那人挡在三丈之外不得靠近。

“爹,是我,我是青青。”叶青青赶紧表明身份。

叶长霖正想喝出:哪里来的妖怪!

这里硬生生咽了回来:“你是青青?”

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?

“是我是我,我是青青啊,爹,我被人害了……”叶青青放声大哭。

“有话一会再说,你先下去洗个澡,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!”叶长霖忍着怒气没发作。

也是叶青青的样子实惨。

这时叶轻浅柔柔开口:“爹,我来吧。”

她两只手轻轻搭在胸前,十指灵活变动,姿势优美繁复,如兰花绽放,片刻间,凝成了一小朵淡蓝色的雨云,正好罩在叶青青头顶。

小雨过后,叶青青总算恢复了本来面目。

只是湿得像落汤鸡一样,还是很狼狈。

叶长霖从鼻腔里喷出一口气,使了个口诀,片刻后,叶青青衣衫头发尽数烘干。

“多谢爹,谢谢二姐。”叶青青分别向两人道谢,只是看向叶轻浅的眼神里有掩不住的嫉妒。

都是一个爹生出来的,凭什么她啥都会!

叶轻浅温柔一笑:“三妹,你发生了何事,说出来爹会为你做主的。”

叶青青被一言提醒,忙抢着向叶长霖告状:“爹,叶若卿这个贱人不要脸,她在屋子里养野男人!”

“什么野男人?”叶长霖眉头皱得更紧。

“就是一个穿黑衣服的小公子,长得特别好看,我亲眼看到他从叶若卿的房里走出来,孤男寡女住在一起,不是野男人是什么?她真无耻,有了野男人还占着三皇子未婚妻的位置!”

闻言,众人都面露惊讶,互相交换了一下视线。

三姨娘小声道:“不会吧,大小姐应该没那么大的胆子。”

叶青青马上道:“娘,我是亲眼看到的,那个黑衣小公子看到我发现了他们的无耻之事,就把我扔进了荷塘里,他们想杀人灭口!爹,你要给我主持公道!还有,不能让叶若卿玷污了咱们叶家的门风。”

叶长霖盯着她:“真有此事?你没说谎?”

叶青青忙举手发誓:“爹,千真万确,我亲眼所见,绝没有半句谎话,如果不是那野男人把我扔到烂泥里,难道女儿会自己跌进去啃泥吗?”

哼,就你那脑子说不定还真会。

叶长霖在心里吐了句槽。

不过叶青青的话正好给了他一个借口。

他对叶若卿的那只魔宠不但没死心,反而想要得到的心更加炽热,就连做梦都在想。

这次要是抓到叶若卿居然和别的男人有染,就等于抓住了她的小辫子,她那么迷恋三皇子,肯定会担心三皇子知道这件事。

嗯,自己有了要挟她的资本,看她还不把小魔宠交出来!

叶长霖心里的算盘打得叭叭的,马上起身道:“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叶若卿有没有做有辱门风的事情,也不是你一张空嘴说出来的,总要亲眼见到。如果她当真做了这种勾当,叶家绝对容不下她。”

他迈步就走,看着似乎想是要为叶青青出头,可实际上他心里的算盘,不少人都看了出来。

好多人都跟在他身后,准备瞧热闹。

要是能将叶若卿赶出叶家,还真是少了一个眼中钉肉中刺。

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了叶若卿的院子前面。

尽管他们之前已经见识过一次这里翻天覆地的变化,可这次再仔细看的时候,还是人人都嫉妒得眼珠子要绿了。

隔着院墙也能感受到里面蕴藏着充足的灵气。

还有院子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大片药田,里面种植着各种灵气充沛的灵药,光闻着那股气息就让人怦然心动。

叶家没有炼药师,叶若卿却种了这么多药材,不用说,肯定是为了南宫少卿。

所有人都知道,南宫少卿是第一炼药师,无出其右。

叶青青恨得差点吐血。

这个不要脸的叶若卿,为了讨好南宫公子,连种药材这种卑劣的手段都用得出来,太不要脸了!

嗯,自己为什么没早想到这一点?要是自己也能种出让南宫公子感兴趣的药材来,南宫公子会不会就多看自己一眼……

真笨真蠢啊,为什么现在才想到这一点?

且不提叶青青自怨自艾,叶长霖这次来却表现得很有风度。

他实在是忌惮叶若卿那只小魔宠的实力,那可是上古神兽啊,如果得到它,就等于是天下无敌。

凭实力是打不过的,所以他准备先礼后兵。

“笃笃笃。”

他亲自走到门前,敲了三声。

然后静等片刻。

里面没有半点动静。

站在他身后的众人都是心头有声,族长大人亲自前来叩门,叶若卿居然还躲在门里装死,眼里还有没有尊长了?

叶中杰口唇一动,怒道:“爹,死丫头摆臭架子,您后退,儿子打碎她的门,看她出不出来!”

叶长霖回头森然望他一眼:“退后。”

“爹!”

“住嘴!”

叶长霖喝退了儿子,抬起手再次敲门。

这次比上次声音更响了一些,而且他加了灵力进去,就算是屋子里的人正在睡觉,也能听到这敲门声。

可里面还是没有动静。

也没人来开门。

要是说叶若卿不在也就罢了,可叶青青亲口说的,里面有人,还有一个和叶若卿鬼混的野男人,所以一定是两人怕被人发现,躲起来不敢见人。

众人对叶青青的话本来只信了五分,现在倒信了个九成九。

叶中杰又上前一步:“爹,还是让我来砸门吧。”

“别急。”

叶长霖心中也是压不住的火,但还是又敲了第三次门。

还是没人来应门。

很好,他的耐心彻底用完了。

“所有人都退后。”叶长霖沉声说道。

叶中杰赶紧和众人一起往后退。叶长霖自己也退了几步,嘴角露出一抹狞笑。

叶若卿,这是你自找的,可怪不得我。

他吸了口气,双掌猛的向前推出。

只听得“轰”一声响,两扇本来很是结实的门板,登时被他的掌风震成了无数碎木头块儿。

“哇哦!”

在场的人都被惊呆了,嘴巴大张,眼珠差点掉出来。

族长大人太威风了,太霸道了。

叶若卿,看你这次还不死!

叶长霖震碎门板后并没有进去,而是负手站在门外。

叶中杰像条忠实的狗一样跳出来,指着里面骂道:“叶若卿,别以为你在里面装死不露面就可以躲得过去,你藏了野男人的事情已对曝光了,你给我滚出来,向族长大人做个交代!”

片刻后,只听得一个冷若冰霜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“什么交代?”

那声音仿佛就响在他的身后,距离他那么近。

叶中杰脖子后面起了一层颤栗,忙回头去瞧,可身后却除了自家人之外,并无外人。

可那明明是个陌生的男人声音。

“谁?是谁在说话?滚出来!”他大叫。

“嘿嘿。”那声音又笑了两声。

这次却是在他头顶上响起来。

叶中杰猛地抬头,却只见蓝天白天,哪里有人影儿。

“人呢?装什么神弄什么鬼,有胆子说话没胆子露面?胆小鬼!滚出来!”叶中杰再次大叫。

这时候他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自己,眼神古怪。

“你们看我干什么?有没有发现谁在说话?”叶中杰问。

叶青青指了指他:“三哥……就在你……”

什么意思?

叶中杰皱眉,难道这世上真有鬼不成?

叶青青吸一口气,终于说了出来:“你头上有一只乌鸦……”

他们都看得很清楚,刚才说话的就是那只乌鸦,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飞到叶中杰头顶上的,可叶中杰却像是半点也不知道。

“什么乌鸦,我头上怎么会有乌鸦,胡说八道!”叶中杰没觉得自己头上有什么东西,忍不住骂叶青青。

就在这时,头顶上响起鄙夷的笑声,嘎嘎嘎的,还真像乌鸦叫。

“不信?那就让你见识一下。”

乌衣拍拍翅膀飞了起来,然后屁股一翘,一泡热乎乎的乌衣巴巴落了下来。

恰好这时的叶中杰张大了嘴抬头去瞧。

嗯,就这么巧。

他吃了一口热乎的。

乌衣一边飞还一边嘎嘎嘎的乐。

这年头真好,有人抢着吃它的便便。

叶中杰差点被气死,接着就差点被臭死。

两眼一翻,居然被气晕了。

叶长霖也是目瞪口呆,瞪向空中飞着的乌衣,右手忽然一指,一道玄光倏地飞出,正击在乌衣的翅膀上。

乌衣嘎的一声惨叫,从空中翻着筋斗跌落下来。

“哪里来的野乌鸦,居然敢伤我爱子!”

叶长霖脸沉似水,右掌一起,便要将乌衣拍个神魂俱灭。

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响起:

“敢动我的人,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

这声音有如一道冰箭,直钻进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,刺得所有人耳膜都是一阵剧痛,灵力弱的已经忍不住捂着耳朵倒在了地上。

叶长霖灵力最高,还能站立不动,可是脸色已经有些发白。

他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威压。

好强大的神力!

在这股神秘莫测神力面前,他觉得自己渺小如蝼蚁一般,双膝也慢慢开始发软,最后竟扑通一声跪倒在地。

一个黑衣少年从竹舍中现身,他一出现,就像是阳光灼然夺目,可他又是那般的年轻。

他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神力?

叶长霖心中疑惑,然后意识到自己竟然腿软地跪在这少年面前,老脸一红,想要站起身来。

可他却觉得头顶上方像是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,竟让他动弹不得。

“欺负我的人,还想有好结果吗?”

黑衣少年轻轻一招手,受了伤的乌衣就从地上振振翅膀飞了起来,在那黑衣少年身边绕了两圈。

“少主,是乌衣无能。”

“不怪你,是这些人有眼无珠。”

黑衣少年微微抬头,理都不理叶府那些人。

叶长霖好几次想开口说话,都被头上无形的重压弄得连气都喘不匀,心里的骇怕越来越重。

突然,他感觉到地面好像在震动,忍不住伏在地上,耳朵贴紧了地面。

片刻后,他脸然大变。

什么情况?

为什么有好多诡异的脚步声,还引起了地面震动?

这是有什么诡异可怕的东西来了?

叶府的众人也都感觉到了,全都忍不住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过去。

只听到一阵“嗷呜……嗷呜”的怪叫声,轰的一声巨响,叶府的院墙轰然坍塌,成升上万的魔兽,争先恐后的涌了过来。

“魔、魔兽潮……”叶长霖脸若死灰,喃喃。

叶府众人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被奔涌而至的凶猛魔兽踏成了肉泥。

整个叶宅也变成了一片平地。

无人幸免。

就连灵力最高的叶长霖也莫名其妙的丧身于这场兽潮当中。

没有人知道魔兽们是怎么进的城,也没有人知道魔兽们为什么会越过边界。

更没人知道魔兽们是怎么突然出现在了叶府,没人知道魔兽们为何要将叶府夷为平地。

所有人都以为叶家已经消失,就连那个废物大小姐叶若卿也没逃过厄运。

*

万宝阁三楼雅室。

一白一紫两名男子正对坐奕棋。

赤焰虎像平时一样趴在白衣男子的脚下,却显得没精打采,偌大的老虎脑袋垂在地上,琥珀色的眼睛似闭非闭。

百里奇突然扰乱了棋盘,拨得棋子满地都地,还有几颗落在了赤焰虎的脑袋上。

可赤焰虎只是晃了晃耳朵,还是趴在那一动不动。

“不下了不下了。”百里奇烦躁地抓抓头发。

南宫少卿俯身一颗颗拾起落在地上的棋子。

百里奇忍无可忍地道:“南宫少卿,你怎么能这么淡定,那叶丫头都被魔兽给踩成肉泥了,你不知道这事啊?”

“知道。”

南宫少卿清冷的脸上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,声音也是淡淡的没有波动。

百里奇恼道:“就连你的虎都比你有人性,听说叶若卿不见了,还会摆两下耳朵,你这人就没心没肺!不是人!”

“嗯。”

“嗯什么嗯,嗯是什么意思?我和你说叶若卿死了,你的反应就是嗯?嗯?!嗯嗯嗯!!!”

百里奇气得口不择言:“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的心思,你喜欢叶若卿,你别否认,否认就是承认,你说是不是?”

南宫少卿将棋子一颗颗放回棋盘,然后看向百里奇:“话都让你说了,你让我说什么?”

百里奇气道:“说你喜欢她!”

“喜欢?”南宫少卿想了想,微微摇头:“或许在我心里她和别人不同,但我不知这种感觉是否就是喜欢。我是炼药师,心无旁骛才能炼出至高至纯的灵药,所以我不懂什么是喜欢,如果和炼药相比,我更喜欢炼药。”

百里奇目瞪口呆:“老天,你就是个怪物!真搞不懂你!”

乍听得叶若卿遇难的消息,他着实难过了几天,然后才跑来找南宫少卿,本以为能找一个同病相怜的人,可南宫少卿的表现实在是淡定,看到他居然还有心思拉他来下棋。

下个鬼的棋哦!

南宫少卿淡然道:“她没死。”

“谁?谁没死?”百里奇一头雾水。

“就是你想的那个人。”

南宫少卿淡然一笑,重新在棋局上摆上棋子。

“下棋吗?”他抬头看向百里奇。

“……”

*

魔兽山林里。

叶若卿只觉得自己像是做梦一样,好像在云端里飞,身上软乎乎的,还特别暖。

伸手一摸,细滑柔软,就像小狼狐的毛。

小狼狐?!

她又惊又醒,睁开眼睛,果然看到了小狼狐,而她正被小狼狐驮在背上飞奔,满山林的魔兽看到他们都远远地伏拜于地。

在上空还有一只黑色的乌鸦,背上驮着阿萝。

“这小丫头看着人不大,怎么这么重!”乌衣边飞边抱怨。

阿萝又是兴奋又是害怕,两只手用力抓住乌衣的羽毛。

“小白?”叶若卿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
“哼!”

小狼狐傲娇地继续跑,不理她,雪白的大尾巴在空中飘飘悠悠的。

叶若卿的心突然就飞扬了起来,笑吟吟道: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”

“找个地方,吃掉你!”

最新小说: 摄政王的小祖宗又跑了 天命妖女之圣主要倒贴 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 百离怨 奇异人生之快穿之旅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穿成反派赘婿的炮灰前妻 龙王大人是我夫 别逼我谈恋爱 权臣心尖宠的娇养手册